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都市言情  »  [男寝公厕的单身派对](完)作者:永恒永恒
[男寝公厕的单身派对](完)作者:永恒永恒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10599


                上篇

  明天本公主就要结婚了,正思考着今晚的单身之夜该怎么度过。

  是找小姐妹们一起唱k?还是去酒吧嗨一个晚上?或者在酒店里搞个派对?
  到底选哪个好呢?一时还真拿不定主意。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

  我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心里却是一惊。

  陈彬,这个我自从大学毕业以后,就没有再联系过的前男友,他怎么会打电话给我?

  我下意识的想要不接,然而事实我却是鬼使神差的接了起来。

  「萧雅,好久不见,听说你要结婚了,恭喜啊。」陈彬的声音一点没变,听起来还是给人一种坏坏的感觉,叫人又喜欢又讨厌。

  陈彬是我曾经最爱的一个男人,我对他的付出,远远超出了一个女人对于一个男人的付出,就算对现在的未婚夫许亮,也没有当年对陈彬付出的那么多,然而陈彬却丝毫不懂得珍惜我,还把我从一个纯情少女,活脱脱的调教成了一个荡妇。

  最后把我搞得在大学里名声狼藉,一毁校花、优等生的形象,被人在背后议论纷纷,甚至还有人给我取了一个极为难听与羞辱的绰号……叫做,男寝公厕……对于陈彬的道喜,我并没有过多的去猜想他是怎么知道我结婚的消息,而只是礼貌的说了一声「谢谢。」随即,我故作冰冷的态度问他,「还有什么事情?」「我也要结婚了。」陈彬道。

  「哦,是嘛,那也恭喜你。」不知道为何,听到陈彬结婚的消息,我竟有些失落。

  「今晚我搞了一个单身派对,想邀请你来参加。」「不好意思,我没兴趣。」「你先别忙着拒绝,听我说详细了。这次聚会我只邀请了你一位美女,而来的男性同志,则都是当年在大学寝室里玩的几个最要好的哥们,应该都是你的熟人。怎么样?就当是在结婚之前,最后再放纵一次。哦,对了,届时我还会带一个新人,给你一个惊喜。」陈彬说完,便开始等我的回答。

  我犹豫了片刻,松口道:「让我考虑一下。」

  挂断电话,我忽然觉得自己好贱。

  陈彬、包括那些男人,至始至终只是把我当成一个玩物而已,而我却还会因为他们动心。

  难道我真的就像陈彬所说的一样,我是个欲求不满的荡妇吗?还是一条喜欢多人乱交的母狗?

  嘟嘟,手机再次响起。

  是陈彬给我发来了短信,告诉我派对的地址,以及派对开始的时间,他的这一行为,好似已然料定我会去一般。

  一下午的时间,我好像都在发呆。

  大学里的点点滴滴,仿佛一下子全部回忆了起来,在我的脑海里回荡。
  「骚货,肏的你爽不爽?骚屄和屁眼一起被肏的滋味怎么样?」「来嘛,怕什么,你不就是喜欢人多吗?」「哇靠,你们看那美女,居然在我们男宿舍楼的浴室里洗澡……」「原来她就是男寝公厕,外表清纯,心底淫贱……」嗯……不要……不要再想了……我不是……不是什么男寝公厕……

  那些事情都是陈彬逼我做的……

  嗯……快点停止……停止……停止回忆……啊……啊啊……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竟然用手自慰了起来。

  我分开着双腿,用手指快速的揉搓着自己的阴蒂,一阵阵刺激的快感让我全身酥麻……手指伸进小穴,搅弄着阵阵夹紧的肉壁,湿滑的淫水,顺着我的手指流淌下来……嗯……好想要……好想有人插我……

  我媚眼如丝,表情淫荡的用舌头舔着自己的嘴唇,竟然有种渴望想要吸吮男人的肉棒,尽情品尝那腥臭的味道……我的右手配合着左手,同时的抠挖着自己的浪屄和屁眼……想象着好似两根鸡巴,同时抽插我的肉穴……一起让我满足……使我不断的高潮……高潮……啊啊啊……忽然,我身子颤抖起来,双手的手指蓦然间使劲的伸入阴道与直肠的深处,直至高潮的快感像电流一般窜遍我的全身……啊啊……啊……到了……啊……呜呜……

  我居然达到了潮吹,喷出的淫水洒了一地。事后,我身体酥软的躺在沙发上,舌头舔着沾满自己淫液的湿漉漉的手指……心里打定了主意。

  时过7点,我准时的来到万豪酒店。

  穿过酒店的走廊,我有种错觉,仿佛自己穿越回到了大学时代,回到了那一段激情四溢、无拘无束的岁月。

  此时此刻的我已然一改往日与未婚夫许亮在一起时清纯的装扮,而是让自己变成了一个十足的肉弹,一个可以粉碎所有男人理智的性感尤物。

  就是不知道如果被许亮看见我现在的样子,他会怎么想呢?还会觉得我只是他怀里的一个娇滴滴的、什么都不懂的乖宝宝吗?

  叮咚,我按下了总统套间的门铃。

  刘勇从房间里给我开了门,他上半身赤裸,露着一身结实的肌肉。

  刘勇是陈彬最要好的兄弟,也是和陈彬一起第一次让我尝到3p滋味的男人,并且我的屁眼,也是由他开发出来的。

  「哟哟……瞧瞧这位大美女,是谁呢?我们认识吗?」刘勇的态度总是玩世不恭,而且喜欢和我开玩笑。

  「走开。」我装作不予理睬,想从他的身边绕开。

  刘勇却是一把将我拦住,好像酒吧门口保镖的样子说:「不好意思,美女,今儿这地不供外人开放,想进去,必须确认身份才行。」「哼,敢刁难我,你要什么身份?」「男寝公厕。美女只要你有这个身份,你就可以进去了。」我脸一红,连身子也跟着发烫起来。男寝公厕,好久没有从别人的嘴里听到这个四个字,我在感到羞臊的同时,又有一种莫名的刺激。

  不过我对此,已然做好了准备,对于他所要的身份证明,更是不慌不忙。
  我给了刘勇一个羞涩的笑容,然后在他眼前掀起了自己的短裙,而我的短裙下面,却是没有内裤遮掩,肉色的连裤丝袜包附着我光溜溜的翘臀,身前的三角地带更是剃光了阴毛,饱满白嫩的耻丘上,赫然用油性笔写着一行鲜明的小字,男寝公厕。

  刘勇一怔,似乎也没想到我会来这一手,不过他的裤裆却是毫无掩饰的鼓胀起来,随即,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充满兽欲。

  刘勇把我让进房间,但是他没有让我走进内室,而是在房间的走廊上和我肏了起来。

  他双臂抱住我的腰,把我举到半空,然后让我的背贴住墙壁,双手顺势托住我的屁股,我的丝袜长腿则灵活的盘住他的粗腰,双手环住了他的脖子。

  刘勇用嘴与我激情的湿吻,从裤裆门径里冲出的鸡巴,一下插进了我湿腻温热的骚屄,随即,一下一下用力的往前挺腰,用他的大鸡吧狠起我的浪屄,插得我的身子剧烈的娇颤,屁股一颠一颠的,好像坐着轿子,屄里的淫水顺着他的鸡巴抽出,直往外冒……「刘勇,刚才是谁按门铃?是不是萧雅来了?」屋子里面传来陈杰的声音。

  他在大学里,和我是同班同学,很早以前在我刚进大学那会,他还追过我,不过没有被我看上。

  当时的他,似乎把我奉为女神,每次见到我的时候,都表现的好像一个腼腆的小男生。

  直至后来,我和陈彬谈了恋爱,我在男生宿舍楼里的名气,渐渐传开以后,陈杰依然相信我如往日般纯洁,对我有着爱恋之心。

  只不过这爱恋之心,最后还是被我淫荡的事实给粉碎了,那一天,陈杰亲眼看见了我在男寝室三楼的浴室里和两个学长一起3p,至此他也在崩溃的情绪中加入了进来。

  那件事以后,陈杰对我的态度忽然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不单看我的眼神里不再有那种暗恋之情,更多的则是变成了一种轻蔑,就连班级里,在上课的时候,他也会对我施加淫辱。

  就比如有一次考试,他要我帮他作弊,在考试的时候,要我把答案写在纸条上传给他,而那传纸条的方式,却是要我把纸团先塞进屁眼,然后用屁股递给他。
  说是这样做的话,老师绝对不会发现,就算有所察觉,也不敢轻易去查,因为就算是女老师,也不敢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去翻看一个女学生的裙底,更别说是屁眼了。

  但是这样做的方式,却把我苦透了,也让我紧张和羞耻坏了。

  那天考试的时候,我把答案写在纸条上,尽量捏成一小团,然后尽量缩小动作的把手伸进裙底,在老师和同学没有注意的情况下,快速的抬起屁股,将纸团塞进了屁眼。

  继而,撅起屁股,把屁股向后挪去,直到后排的陈杰意识到我递来的屁股,把我的裙子掀起一角,用手指将纸团从我的屁眼里抠了出来。

  跟着,我便想缩回屁股,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有一根硬硬的东西,插进了我屁眼,然后又是一根,再是一根……一连插了五根有余,把我的屁眼撑开成了一个圆洞,而我对此却毫无阻止的能力,只能任由陈杰的玩弄。

  等到考试结束,交上考卷时,我的屁眼已然成了陈杰的铅笔盒,里面被塞满了各式各样的文具,甚至连长长的铅笔盒也被塞了进去……幸好,男宿舍楼里虽然上过我的人很多,但是他们都不像陈杰一般,对我有过长期的好感与感情,不会因为情感上的扭曲,而在平时、在宿舍楼外也对我施加淫辱,甚至纠缠不断。
  房间的走廊内,我对刘勇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示意他不要吱声,让陈杰知道我已经来了。

  以此,我竟然和刘勇有一种在偷情的感觉,而这种感觉我非常受用。

  我紧紧的搂住刘勇,同时吸气夹紧阴道,耳边只听见一连串「啪啪啪啪」的闷响,肉与肉之间相互用力的碰撞的声音,直至在这声音重重响过数十下之后,刘勇肌肉鼓起,双手掐紧了我的屁股,把一泡浓浓的精液,全部射进了我的骚屄。
  「嗯嗯……」他的精液烫的我浑身直颤,还有他膨胀到极点的一震一震的鸡巴,都让我身体感觉好似过电般的激荡,与此同时,我也达到了高潮,就在忍不住将要叫出来的时候,我一口咬住了刘勇的肩膀,在他肩膀之上,留下了两道深深的齿痕。

  刘勇呼呼的喘住粗气,然后依依不舍的把我小心的放了下来,等我的高跟鞋落回地面时,我才发觉脚已经麻了,还有一种酸软的感觉。

  胯间的蜜屄也是张开着小口,却没有精液流淌下来,似乎都被子宫吸收了一样,只是阴道里面痒痒的,好似刘勇的精子,绕有活力的在我身体里横冲直撞,要我的卵子和它们结合。

  可是人家不能让你们得逞……人家还有老公……想到这点,我不由得觉得对不起许亮,但是这个念头,很快被我暂时放在了一边,因为我已经想好了今晚要彻底的放纵,然后在以后的日子里,乖乖的做一名清纯玉女,守在许亮的身边,再也不去理会陈彬,和那些色色的事情。

  「刘勇你过来,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你说。」

  我凑到刘勇耳边,小声和他说了几句,要他和我一起合计着捉弄一下陈杰,听的刘勇一脸坏笑。

  跟着,我们打定主意,先在走廊里面假装吵了起来,啪的一声,刘勇响亮的拍了一记手掌,同时哀嚎一声,好像被我扇了一记耳光。

  果然,喜欢好事的陈杰,第一个从里屋跑了出来,眼神奇怪的看着我两。
  刘勇真会演戏,用手捂着脸颊,好似真的被我打了一样。

  「怎么了这是?」陈杰小心翼翼的问道。

  而我却丝毫当做没有看见他,装作情绪激动的样子,指住刘勇的鼻子,大声道:「再敢对我动手动脚,我还要请你吃耳光。」刘勇则装出苦逼相,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

  一边的陈杰,似乎被我的气势所震慑,好像心里在想,我怎么从一个淫娃荡妇,变成一个贞洁烈女了?不过事实我们几年没见,他也真的不好判断,说不定我就变了呢?这谁知道呢。

  陈杰脸上渐渐有了当年最初看到我时,那般见到心仪女神般的神色。

  陈杰道:「萧雅,你别生气了,我相信,刘勇不是故意的。」跟着他对刘勇道:「你快点跟萧雅道歉,不然我也不饶你。」刘勇似乎想笑,但是他兀自强压了下来,继续配合演戏,和我道了一声歉。

  而在场的其他几人,却似看出了端倪,显然我此时此刻的打扮,哪有半点贞洁烈女的形象,要说是出来卖屄的妓女还有几分相似。

  上衣宽大的领口不去提,里面却是连奶罩也没有,一对巨乳的轮廓,以及奶头翘起的形状,如果不是瞎子,都应该看得一清二楚。

  下半身的短裙,更是短的几乎盖不住屁股,两条丝袜大腿的内侧,还隐隐的有几行水渍,这难道不像淫水的痕迹吗?

  我看这些端倪,除了陈杰观察不到以外,其他人都应该有所察觉。

  再看刘勇的样子,已然快要笑出了声。

  这时,董韩从几人中走了出来,他二话不说,一把掀起了我的裙子,然后在我的惊呼声中,所有人都看见了我剃光阴毛、耻丘上写着「男寝公厕」的、水盈盈的骚屄,以及塞在我屄里的、那只露出半截在外面的酒店一次性拖鞋……
                下篇

  酒店房间,多男对一女的大战就此展开。

  「好啊萧雅,你敢蒙我,几年不见,我以为你变矜持了,想不到比以前还要贱。」陈杰和两个男人一起把我夹在当中,好似把我夹成了一个三明治,我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被他们填满了。

  陈杰骑在我的背上,双手扶着我的腰,肏着我的屁眼,其余的两个人,一个一面揉我的奶,用手指夹我挺起的奶头,一面用鸡巴插我的浪屄,另一个则由我为他口交。

  我的香舌在他的龟头上灵活的打转,呻吟着回答陈杰说:「开个玩笑嘛……当年你看上我的时候……不就喜欢我清纯的样子嘛……啊……」陈杰听见我的话,却是肏的更加大力,我能感觉自己屁眼里面的嫩肉,都被他肏翻了出来,还带着一股股的体液往外涌,刺激的我往后耸起屁股,让他的鸡巴把我翻出的嫩肉再次顶回屁眼。

  「当年我瞎了眼,看上你这条母狗,早知道就应该直接把你强奸了。」陈杰一面说着狠话,一面更加卖力的肏我,下下猛烈的撞击我的屁股,合着另一根肏我浪屄的鸡巴,发出一连串「扑哧扑哧」的水声,与肉和肉相碰的「啪啪」声。
  「啊啊……啊啊……好爽……啊啊……」

  我在他们二男同时的猛干下,已经无力去顾及与陈杰对话,而是被人捏住了鼻子,张开小口,被一根鸡巴直接捅进了喉咙,做起了深喉,口水混着腥臭的体液,从我的嘴角拉成丝线滴落下来。

  很快的,我便达到了高潮,一种与老公做爱绝对不可能有的、绝顶的高潮。
  她感觉自己的整个人都好像淹没在了肉欲里,浑身的每一根神经都受到了刺激,全身的毛孔也仿佛全部张开了。

  双手被陈杰抓在了背后,我则是用膝盖顶着床面,翘起两只丝袜脚,在半空中绷直着,不停的颤抖……直到一股淫水从我的屄里喷射而出,我的身子像被抛到岸上的鲤鱼般,一阵乱抖。

  等三个男人依次在我的肉屄、屁眼和小嘴里射精之后,陈杰拍了下我的屁股,示意可以换人了。

  我趴在床上躺了一会,跟着便被董韩拉了起来,二话不说便把鸡巴往我嘴里塞了进去,而后两个男人则是贴到我的身边,依次把肉棒插进了我的骚屄和屁眼,再一次填满了我的肉洞。

  「萧雅,你是不是很久没有被这样玩了?屁眼比以前紧多了。」张松一边在背后干我,一边调侃我道。

  「看来你老公不会玩你啊。」董韩捏着我的下巴,慢慢的将整只鸡巴插进我的嘴里,直至龟头都撞开了小舌头,顶进了我的喉咙。

  「哦哦……」我泛着干呕,但是兀自忍住了,等他鸡巴拔出的时候,立刻用舌头卷住了他硬硬的龟头,并用舌尖挑逗着他的马眼。

  董韩一脸受用的样子,似乎对我的口技很满意,「萧雅老实告诉我们,这些年,你除了和你老公做以外,有没有在外面偷过腥?」我摇头道:「没有。」董韩似乎对我的话不是很信,他怀疑道:「那你这男寝公厕怎么得到满足?」我羞耻道:「自慰。」董韩一听就笑了,说:「吃惯了大餐,换成小灶,肯定不满足。难怪陈彬说你一定会来,看来还是他最了解你。」董韩提起陈彬,我才想到,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见到他人,他人呢?这不是他搞的派对吗?

  这时,坐在旁边的李涵,走过来握住了我的一只丝袜脚,我知道他喜欢玩女人的丝袜脚,所以配合的收拢脚趾,弯起脚心,让他一口含住我深肉色的袜头,嘴里却是呻吟着疑惑的道:「陈彬人呢?」「他去接人了,晚点就到。」李涵一面说着,一面一脸陶醉的闻着我脚底心的香味,然后伸出舌头,舔起了我的丝袜脚趾。

  嗯嗯……好痒……

  李涵的话让我想起了陈彬和我说过要带新人来玩的事情,还说这新人是给我的一个惊喜,不知道会是谁呢?

  本来三男一女的战局,现在变成了四男一女,最后又有一个人加了进来,要我用手来给他服务,于是便变成了五男对一女,搞得我都有些应接不暇了,但是我的样子,却好像一条掉进肉锅里的母狗,开心的摇着浪臀。

  不知道为何,我忽然有种很奇怪的念头,心想,现在自己的这幅模样,如果被许亮看到,他会怎么想?是气的走开,还是会像当年喜欢我的陈杰一般,加入进来,对我又爱又恨。

  渐渐的,我因为这个念头而觉得越来越刺激,好像此时此刻,真的就在老公的面前,与难么多男人做爱一样。

  随即,一种极度羞耻与堕落的情感涌上心头,使我猛然间达到了高潮……阴道与屁眼拼命的夹紧肉棒,感受住比之前成倍的快感,一股热流从我的小穴之间喷涌了出来。

  嘟嘟……手机的音乐从我的包里响了起来。

  陈杰好奇的帮我从包里取出了手机,随即看见来电显示后,露出了一丝邪笑。
  他把手机递到我的面前,我一看之下,顿时惊出一身冷汗,人也从高潮之中清醒过来。

  这电话正是未婚夫许亮打来的。

  陈杰问我,「要不要听?」

  我连忙叫身体周围的男人停止动作,然后从陈杰手里拿过手机,接起了电话。
  「喂……老公……嗯……」

  我尽量平复语气,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颤抖,但是此时此刻的气氛,加上周围的这些男人,还有插在身体里面的肉棒……让我几乎控制不住要呻吟出来……嗯……「宝贝,你现在在干嘛?」

  「我……我……我在单身派对啊……嗯……」

  「单身派对?」

  「对啊……和我的小姐妹们在一起……」

  陈杰听到我的话,脸上露出一丝邪恶的微笑,跟着竟然一把掐住了我的奶头,并且向外生生的拉长了一节。

  啊……我刺激的倒吸一口凉气,张大嘴巴,发出无声的哀叫。

  其他的男人看见陈杰的行为,似乎都不约而同的找到了一个欺负我的好时机,并对我纷纷动起手来。

  啊……不要……我拼命的摇头,想要阻止,但是明显的我不是他们的对手。
  他们其中一人抓住了我的手,然后身后两个男人一起把肉棒捅进了我的两个蜜洞,隔着一层薄薄的肉壁,同时摩擦着我的肉壶和屁眼。

  「不要玩的太晚,早点回家休息,明天还要忙一天呢。」然而在许亮关心我的同时,身后的两个男人对着我一顿猛插,插得我臀浪迭起,发出一连串啪啪啪的脆响,四溅开来的淫水,滴的到处都是。

  我再也克制不住,大声的叫了出来。

  「怎么了?」许亮听见我的淫叫,担心的道。

  我急忙解释说:「没……没什么……他们……他们合起来欺负我。」许亮没有多想,还带着笑意说:「想不到除了老公欺负你以外,你还会被女人欺负,说说,他们怎么欺负你了?」我娇嗔道:「你坏死了……难道……你喜欢我被人欺负啊……嗯……」「说说,他们怎么欺负你了?」「他们……他们……在用东西戳我。」我脸颊发烫,全身发烧,呻吟的道。

  许亮好像以为我是在故意挑逗他,大概是觉得我呀和他玩电话激情,他道:
  「戳你?戳你哪里了?是不是戳你的骚屄……」听见许亮的话,我立即装出娇羞的样子,说:「你好坏,不和你讲了。」但是事实,许亮又怎么会知道,我这个在他眼底里害羞的新娘,现在不单被人捅了骚屄,还被人干了屁眼,甚至还在和他说话的时候,不时的含一口别人的鸡巴,让别人的鸡巴把我的小嘴填满,嘴巴里都是鸡巴留下的腥臭的味道。

  「好了,不和你多聊了,等玩好了,早点回家吧,不然,明天的婚礼要没精神了。对了,要不要我来接你?」「不用了,你早点休息吧,一会我打车回去,没事的。」「亲一下,挂线了。」「嗯……呜……」

  我对着电话想发出亲嘴的声音,可是董韩却把阳具强塞进了我的嘴里,使我只能发出呜呜的声响,随即他一阵猛插,将一泡浓精灌进我的喉咙,使我不得不咽下肚子。

  身后的两个男人也是一同发力,将我肏的身子狂颤,继而将他们的精液全部射进了我的身体……连李涵也把精液射在了我的丝袜脚上,还有我用手撸的那根鸡巴,将喷射的精液,淋在了我的脸上。

  「老婆……挂咯……」电话那头的老公对我依依不舍,陈杰却是抢过我的电话,在我耳边小声的道:「让他听点特别的声音。」说着绕到我背后,不顾我的反对,把我的手机往我撅起的屁股里塞去,随着「吱吱」的水声,手机撑开我的菊眼,慢慢的滑入了我的直肠,直至被我收紧的屁眼一口吞没,信号完全消失。
  房间里开着冷气,可是我却仿佛站在烈日之下汗流浃背,身上、脸上更是沾满了男人的体液和精液。

  他们把我绑在了椅子上,陈杰脱下他的内裤,套在我的头上,同时蒙住了我的视线,而我则面朝着椅背,身子前倾,向后撅着屁股,手自觉的背到身后,将手指口抠进自己的屁眼,好像自己的手指被腚眼夹住了一样。

  刘勇、陈杰、董韩、李涵等人,要和我玩一个游戏,一个猜谜的游戏。
  陈杰说:「还是老样子,猜我们的鸡巴谁是谁的,猜对了奖励你吃精液,猜错了,就往你屁眼里塞东西,如果屁眼塞满了,就往你的骚屄里填,小心不要被撑破咯。」听到陈杰最后的一句挑衅,我则是淫荡的舔着嘴唇,装出狐媚的样子道:

  「来嘛……就怕你们的精液不够吃呢……」

  啪一记脆响,不知是谁解下皮带,蓦地用力的抽在了我的屁股上,抽得我的臀肉一阵激颤,同时一瓣臀肉也是感觉火辣辣的痛。

  但是我这种痛却没有让我感到害怕,反而发骚的扭着屁股,把屁股翘的更高,好似犯贱的还想要被鞭打……「啪的」又是一记!

  「啊!」这一记明显比上一记抽的更重,而且还抽在了臀部的当中,前端的皮带重重的落在我的骚屄上,只感觉一阵火烧般的痛楚直入屄芯,屁股的肌肉不由得一下绷紧,随即阴道一阵收缩,一股热流从我的两瓣阴唇之间喷涌了出来,全部打在了地上。

  啊……我感动一阵羞臊,居然当着那么多男人的面,失禁的尿了出来,但是同时,我又感觉好爽,感觉自己好像一条任人虐玩的母狗。

  真希望我的老公也能这样天天玩我,让我的身体得到满足,但是想想又不禁觉得失望,许亮只会爱我和温柔的对待我,他哪里知道,我其实是一个外表清纯,内心却是骚浪无比的贱货。

  嗯……老公,不知道你睡了没有?明天就要和你结婚的新娘,现在正被那么多男人一起调教着……他们还要和我进行各种下流的游戏……嗯……老公……「好了,开始吧。」陈杰说着,便把他粗壮的鸡巴插进了我的嘴里,我则马上伸出舌头,顺着龟头一直舔到了棒身,然后直到睾丸,将整根鸡巴都吞进了嘴里……等到陈杰抽出鸡巴以后,他用龟头蹭了蹭我的嘴唇说,「记住了,这是我的。」说完便换上了下一个男人,我则是一一把他们阴茎的形状记在了心里。

  「萧雅想好了没有,这根是谁的鸡巴?」董韩问我道。

  我思考片刻,张开口又含了一遍面前的鸡巴,然后用舌头舔着马眼说:「是李涵的。」「操!居然猜对了。」董韩好像不敢置信的道。

  我则是得意把舌头伸长了,翘着舌尖说:「给我精液。」不一会,李涵便把撸出的精液射进了我的小嘴,我则似品尝琼浆玉液般,慢慢的咽了下去,然后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角,把残留在嘴角的精液,也一点不剩的刮进小嘴。

  「再来。」陈杰好似对我的胜局很不满意。

  就在这时,我听见外面有用门卡开门的声音,很快的,两个男人的脚步传了进来,然后便听见他们来到房间的声音,和房间里的人分别打了一声招呼,最后又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我的身上。

  我听出其中一人是陈彬,但是另一个人我只觉得声音有些耳熟,却一时想不起来是谁,不过因为他的加入,我不禁感到害臊起来,心里只希望不要是明天参加婚礼的人就好,想到这里,我又开始觉得自己好贱,如果我不来这,不是不会有这点担心吗?然而回过头想想,如果自己再有一次选择的话,还是会来的吧,因为太久没有得到满足的身体,已经淫痒难耐,不被男人狠狠调教的话,就要石化了……算了,不要管那么多了,无论是谁,既然来了,那就来吧。

  「哟,已经开始玩游戏啦,看来都爽过一遍咯。」陈彬看我此刻的状态,便知道发生的一切,他对此了如指掌的原因,正因为我们在大学里的时候,几乎每周都会经历此刻一般的场景。

  「让我看看,到现在为止猜错了几个?」他说着,绕到了我的身后,目的便是检查我的屁眼,看看里面有没有塞了什么东西,果然他在我手指扒开屁眼的瞬间,看见我的直肠里面卷着一只男式的臭袜子,那正是刘勇的袜子,因为他的鸡巴和董韩的实在太像了,所以我猜错了。

  陈彬道:「不错,看来今天萧雅战斗力十足呢,来,你也一起加入,别害羞,这个女人你不是一直想上吗?去吧。」陈彬说着,好像还推了那个新来的人一把,将他推到了我的面前。

  而我则是在他慢慢拉下裤链,鸡巴弹出裤裆的间隙间,闻着他鸡巴的臭味,顺着那股味道,渐渐的用舌头触碰到了他发胀发热的龟头,直至伸长脖子,将他的肉棒一口含进嘴里,为他尽情的口交与服侍。

  随即,就在我张开口,想要将他的肉棒从嘴里吐出的时候,他居然射了,精液顺着我湿润的舌头,迅速的滑入了喉管,「呜呜……」我没有准备,差一点被呛到,但是我兀自忍住,用双唇包裹住他的龟头,让他一滴不漏将精液宣泄在我的嘴里。

  就在这时,陈彬帮我拿掉了套在我头上的内裤,让我看清了眼前的男人,而我却刹那间,整个人都僵在了当场,脑子里更是嗡的一声,好像炸开了。

  「许……许……许晖……」他……他……竟……竟然是许亮的亲弟弟,而且还是明天的伴郎。

  许晖的脸上带着大男生般的羞涩与一丝歉意,说:「嫂子,我没控制住,就……就射出来了……不过我不知道,原来你……你真的是男人的公厕。」我呆呆的看着他,随即又把视线转向陈彬,声音有些发颤的说:「陈彬……告诉我……你……你怎会认识许晖……」陈彬略一微笑,好像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因为他在性吧论坛,发了几张你洗澡时候的偷拍照,而我正好是那论坛的版主,所以就认识了。」我想起来了,有一天下雨,我弄湿了衣服,在许亮的家里洗澡,那天正好许晖也在,而且还被他偷看到了……「许晖,你……你怎么可以……」我心里慌乱的同时,感到一阵又一阵钻心的羞臊。

  「姐姐,我喜欢你,你比我看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要迷人,而且还……还那么骚,那天你在洗澡的时候,我看见你在浴室里自慰,外表那么清纯的你,居然能把那么粗的淋浴喷头塞进肉屄,而且还用喷头给自己灌肠,连屁眼也要被插,所以我忍不住偷拍了你的照片,而且你应该知道我在偷看你吧,你自慰的原因现在想来是因为受不了给我窥看的刺激吧,因为你是一个骚货。但是姐姐你不要担心,我是真心喜欢你的,如果哥哥不要你了,那你就嫁给我,我不嫌弃你和这么多男人做过,我也像哥哥,不懂怎么让你满足,我就爱你淫荡的样子,而且越贱越好。」听着许晖的话,我不知不觉的流下了眼泪,同时心底里深藏的、不愿被触碰的结,也好像被解开了。

  「许晖,来插姐姐的骚屄,姐姐要你……嗯嗯……」许晖听见我的话,用力的点头,好似在高兴我接纳了他。

  许晖跑到我的身后,很快撸硬自己的肉棒,插进了我湿滑、淫热的蜜洞……陈彬则毫不客气的揪起我的硬挺奶头,道:「送你的惊喜喜不喜欢?」我喘息着感谢道:「谢谢你的单身派对。」婚礼的乐曲在大厅里回荡,我穿着洁白的婚纱,走在红色的地毯,望着眼前白色西装的许亮,与他身边不远处黑色西装的许晖,将纯洁与淫乱的自己一起嫁给他们。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4-24更新.
    Processed in: 0.0468 second(s), 8 queries 1.75 mb Mem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