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都市言情  »  [唇舌之交](06)作者:fanmr1990
[唇舌之交](06)作者:fanmr1990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7034


                第六章

  第二天刘旖莉和范梦茹跟响马哥打了招呼,就说自己要开发客户,出差一趟,具体的回来再说,响马哥也没多问,于是两个人踏上了前往范梦茹老家——碧溪镇。

  坐了一趟火车,又坐了一段汽车,最后到了一段山路,时间已经近乎傍晚,之间山路入口处有类似马车一样的交通工具,刘旖莉上前与车夫商讨价钱,意外发现车夫居然是一个大概三十多岁的女人,盘着头发,皮肤大概是经过风吹日晒有些黝黑发亮,由于语言不是很懂,换了范梦茹与其沟通,两个人好像发生了一些争执,说的叽里呱啦,刘旖莉也听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注意到女车夫的脖子上带着一块像是玉又像石头的坠子,形状酷似女人的生殖器,雕刻的栩栩如生。
  后来范梦茹有些面露愠色地转身对刘旖莉说:「这货说你是外地人,按照本地宗教习俗,要像祖娘神致敬意。」

  「怎幺个敬法呢?」

  「你看到这个玉坠了吧?」说着范梦茹也掏出了自己的玉坠,原来她也有一个,只不过她从来不带在身上,只是回家的时候才会带着一边不时之需。「这就是我们宗教人的象征,你没有这个,所以进村要一个仪式,那就是要像你见到的第一个族人做初面礼。」

  「初面礼?那是什幺。」

  「哎,我就直说了吧,就是你要舔她的屄,舔法也有讲究,反正你以后进村也要用到很多次,就在这先教给你吧。」

  一想到自己要舔这些乡下女人的脏兮兮的屄,刘旖莉感到有些胃内翻腾。不过想到自己是有重任在身,就不会被这些小困难局限住了。于是她对范梦茹点了点头。

  范梦茹说:「初面礼的方法是,先用舌头整个地盖住屄,然后从阴道开始网上舔,舔到阴蒂后再吸吮几次阴唇以及阴蒂,要大口地吸,就这样。」

  说完范梦茹对女车夫说了几句,女车夫走过来坐在马车后座上,由于现在是夏天,她穿着一件短的手工线裙,她脱下自己的内裤,两腿岔开,脸上露出意思满意的表情,刘旖莉走过去,弯下腰,照做了。本以为女车夫的屄会又骚又臭,没想到却没有那幺大的味道,吸吮的时候竟然还有些淫水,咸咸的。之后她们坐上了马车,连夜赶往范梦茹外祖母的家里。

  范梦茹自小父亲就不在了,听说她母亲也不知道自己的爷爷奶奶这些亲戚究竟在哪,或者还在不在,范梦茹从小就是由姥姥家的亲戚带大,所以自己就自然而然地把姥姥家当做老家了,不过说来也怪,范梦茹也从来没见过自己的姥爷,她在小镇唯一见过男性亲戚,就知道她的爸爸,那还是在她很小的时候。

  马车大概跑了一个小时,终于到了一个一层的平房。俩人下了车,给了钱,就冲着小楼走去。

  小镇没有敲门的习惯,范梦茹推门进了屋,发现厅内没人,于是向卧室的方向走去,刘旖莉跟在她的身后。范梦茹推开卧室的房门,只见一个中年女人,大概40多岁的样子,正跪在床边,给一个60多的老女人舔着屄,老女人体态瘦削,并不像一般老女人那样体态臃肿,正用两手把住自己的双腿,而中年女人则用手分开老女人的两瓣大阴唇,舌头在老屄上游走着,中年女人的体型保持地也很好,也是苗条型的身材,总之都是范梦茹类型的那种。

  看到范梦茹和刘旖莉,两个女人先吃了一惊,然后露出欣喜的神色,说了一番话,刘旖莉觉得应该是「怎幺回来了」这一类的话,接着范梦茹把刘旖莉介绍给了她的姥姥和妈妈,刘旖莉给她们献上了「初面礼」。然后范梦茹又给她的姥姥和妈妈掀了「请安礼」,这「请安礼」跟「初面礼」略有不同,请安礼要先整体舔三次屄,然后把舌头插进阴道内搅动数回,然后抽出来吸吮几次阴唇和阴蒂。「请安礼」的速度要快,不像「初面礼」那样要缓慢的用力地舔一次后再用力地裹。

  范梦茹的妈妈和姥姥招待了刘旖莉,做了一些菜,几个人在桌上边吃边聊。
  刘旖莉发现这里的人吃饭前要先舔几下她们佩戴的那块屄型的玉石,范梦茹解释说这是感谢祖娘神,为她做的「舌祭」。

  四个女人聊了聊一些近况,工作上的事,以及当地的风土人情,刘旖莉对这些有很浓厚的兴趣,所以几个人不知不觉就聊到了半夜,范梦茹的姥姥年纪大了,精力不充沛了,就先休息了。于是她们几个也分别回到了屋子里休息。
  范梦茹对刘旖莉说,因为自己很久没回来了,今晚要服侍她妈妈,所以让刘旖莉自己住在她的卧室里。

  刘旖莉点了点头。不过她也没那幺听话的乖乖去睡觉,而是偷偷地从门缝里窥视了范梦茹母女,幽暗的灯光下一堆苗条的女性裸体正首尾相接,上面的年轻细嫩,下面的成熟柔软,母女俩正在用舌头和嘴向对方表达着爱意。刘旖莉觉得这是一种变态的爱吧。看着她们母女忘情地舔吸着彼此的屄,那种享受的呻吟声和脸上失魂般的表情,都诠释了一种异样的,异教的爱。

  也许是头天晚上旅途劳累,第二天刘旖莉起床有些晚,她走出房间,发现大家已经在等她吃早餐了。

  吃过早餐,刘旖莉和范梦茹来到了镇长的住处,这是一栋看起来比较气派的二层小楼,位于小镇的最里面。

  这镇长是刘旖莉进镇以来看到的第一个男的,大概五十多岁,一脸狡猾的模样,长得短小精悍。

  两人说明来历后,镇长立刻直白的表示出了自己的利润有多少,刘旖莉立刻表示出跟镇长利益对半开的意向。镇长一听这话,首发自己几年都没得这幺大的收入了,立刻答应下来。不过他说自己的决定权还不够,要经过自己的老婆——宗教的神婆来向神来请示——其实都是假的,就是要她的老婆来授权此事,才能在镇上的百姓中起到作用。

  于是镇长领着两个人来到里面的房间,一推开门,之间一张豪华的木椅上坐着一个穿着奇特的女子,虽然范梦茹告诉刘旖莉这个女人已经五十多岁了,可是看起来却犹如三十多一般,皮肤白皙紧致,胸也没有下垂,尤其是她的屄,仍然粉嫩细致,此刻正被一个跪着的女人舔吸着。神婆穿着一件斗篷,现在已经滑落到了木椅上。

  镇长说明来意后,神婆示意胯下的女人停下,然后给她了一个小符文,女人拿了符文安心地离开了。

  于是刘旖莉和范梦茹向神婆说明了自己利用宗教来让镇长发财的想法,神婆听了之后非常满意,呵呵一笑,说:「你们两个还真有法子,镇子上几年也没啥收入了,这样虽然是坑了镇上的普通百姓,可是对我们家真的是一笔可观的收入啊,嘻嘻嘻嘻。」

  然后几个人商议计划一天,于明天晚上实行,镇长负责拟草文书,神婆负责仪式。于是计划就这样敲定了。

  真是利益熏心啊,尤其对于这种穷山恶水的小镇子。刘旖莉心里合计着,不过脸上还是绽放出了希望的笑容。当晚回到范梦茹家里时,跟她的姥姥和妈妈摆了一桌酒席,几个人推杯换盏又吃又喝,转眼间就杯盘狼藉了。

  第二天刘旖莉起床时发现自己已经是躺在范梦茹姥姥的房间了,旁边横七竖八地躺着三个赤裸的女人,刘旖莉这才回想起来最晚她们几个互相用嘴和屄连接起来的肉体的欢愉。

  吃早饭时刘旖莉偷偷地问范梦茹为什幺这里只是舔屄而不舔屁眼呢,范梦茹解释到:「舔屁眼是示爱的象征,而舔屄是对祖娘神的一种行为上的敬仰,简单地解释就是这样。」

  刘旖莉暗自品了品这句话,原来她们这个镇上女人之间互相做爱不单是为了生理上的快感,同时也是一种精神上的信仰,这个观念深深地在刘旖莉心中留下了烙印。

  不久就听到外面熙熙攘攘传来了议论声,范梦茹和刘旖莉走出门,发现镇上的每家门上贴了一个告示:

  碧溪镇的各位乡亲:

  祖娘神的使者——神婆于昨夜聆听到神谕,内容将于今晚七点在镇神庙内公布,请所有镇上祖娘神保佑的女人务必届时参加。

                        镇长:黄文涛
                        神婆:陶璧

  看到这则布告,二人不禁惊叹镇长和神婆为了钱财而生拉硬拽出的效率。又环视了一下议论纷纷的老幼妇女,一时间竟不知说什幺好。只能晚上去神庙内看个究竟了。

  傍晚十分范梦茹和刘旖莉如期混入人群,跟着全镇的女人坐在了神庙的长椅上。

  这时镇长走上了前方的讲台,场下响起了一阵掌声。

  镇长讲到:「昨晚祖娘神降临,传了神谕给神婆,这是十几年来祖娘神首次降临于世,是我们镇何等的荣耀!因此我们应当珍惜这次祖娘神给予的恩赐,有请神婆来为我们揭示神谕!」

  镇长走下台去,神婆穿着那天的黑色长袍走上讲台。

  刘旖莉发现,今天到场的镇上的人,几乎都穿着清一色的黑色长袍,长袍上都是粉色的类似的花纹,看起来好像女性生殖器上的褶皱的脉络。其实范梦茹和她也都披了一件,那是镇长家给她们俩的,而且她们也按照规定传了这件长袍——里面不能穿衣服,必须裸体穿长袍。

  刘旖莉的目光落在了神婆后面的一座雕像上,那是一个女人的雕像,同样穿着她们穿着的款式的长袍,身体的正面却都是裸露出来的,耸起的双峰前同样挂着一个女人屄一样的玉石挂坠。而在这个雕像的屄的地方,跪着另一个裸体女人的雕像,正在背对着大家伸着舌头舔着站着的女人的屄。

  刘旖莉心想这大概就是「祖娘神」的雕像了。

  这时神婆的声音传来,空灵而低沉,从这声音可以听出,这个神婆的年龄应该就是五十岁左右。

  「各位祖娘神的女儿们,代表祖娘神祝福你们!昨晚我蒙祖娘神的大恩,能够将她的旨意传递给你们。众所周知,我们女人的屄是用来献给我们的神——祖娘神的祭品,因此也可以说,我们女人的屄是祖娘神赐给我们的圣物。平时我们舔屄是将我们的尊敬和爱慕献给祖娘神,我们用舌头舔是代表我们爱惜,我们用舌头插是代表我们盼望,我们用嘴吸是代表我们渴求,但是如今,我们这些敬拜已经不能够满足祖娘神的要求,我们现在更需要一种敬拜方式,那就是屄的联合。祖娘神的女儿们,你们要两两联合来敬拜我们的祖娘神。下面请我们的两位祖娘神的女儿来为我们呈现联合敬拜!」

  这是该范梦茹和刘旖莉上场了,她们两个爬上了讲台前的一张床上,彼此的屄相对,将HTF—3号产品插入两人的阴道,然后彼此一顶,假鸡巴就深深地没入了两人的屄里,只剩下两个屄在紧密的接触了。刘旖莉和范梦茹互相顶着屄,享受着假鸡巴插在屄里的舒适。

  HTF—3号产品经过改良,通体由亲和人体的橡胶组成,内含有一小段延展性很强的金属管,里面是遥控的装置,这样就更加增强了延展性,而且长度和硬度均可以通过控制器调节,可以满足不同女性的需要。

  在场的女人无不看的血脉喷张,全都不由自主的把手伸向了自己的两腿之间,有些女人还互相口交起来。

  这时候神婆又发话了:「为了我们更好的敬拜!为了祖娘神赐给我们更好的未来!」全场响起了骚动声。

  接下俩女人之间互相走动,三三俩俩的搞在了一起。

  最后镇长走上台说:「请每个女人准备800块的祭品费,镇政府人员和宗教人员将于明天晚上上门收取。」

  一段时间之后,场面逐渐平静了下来,范梦茹和刘旖莉同镇长与神婆在神庙的小会议室商量了下一步计划之后,就散了会,没想到在走出神庙时由于人群庞大,竟然把刘旖莉和范梦茹冲散了。

  正当刘旖莉四下张望寻找范梦茹的时候,突然有人从背后捂住了自己的嘴,于是刘旖莉就什幺都不知道了。

  等刘旖莉回过神智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正撅着屁股爬在床上,双手绑在背后,两腿之间传来阵阵暖流,她回头一下,发现竟然是神婆在给自己舔屄,她抬起头想使自己清醒一些,却看到镇长正站在床边,而范梦茹也被反绑双手,正跪在地上津津有味吸吮着他的鸡巴,发出滋滋的声音。

  这时神婆的舌头一下子插进了刘旖莉的阴道,她一下子叫出声来。

  这时镇长和神婆都意识到刘旖莉已经醒了过来,镇长「彭」地一声把鸡巴从范梦茹的嘴里拔了出来,径直向刘旖莉走了过来,刘旖莉也不知道自己怎幺搞的,直接用嘴裹起了镇长的涨的硬邦邦的鸡巴。

  镇长没想到刘旖莉这幺直接地为自己服务,一边舒服地呻吟着,一边用手按着刘旖莉的头。

  而此时神婆也钻到了刘旖莉的胯下,范梦茹则爬到了刘旖莉的屁股后,两人一上一下的,舔着刘旖莉的屄和屁眼。刘旖莉一边享受这双重的口交服务,一边快速地吮吸着镇长的鸡巴,口水流出来,洒到了床上。

  「啊,啊这小妮子的口活真了得啊!」镇长一边向前顶着身子,一边夸道。
  「是啊,这妮子的屄也嫩的很哟。」神婆也赞赏到。

  只有范梦茹还在默默地舔着刘旖莉的屁眼,时而亲吻一下刘旖莉的紧致的屁股。

  过了一会儿镇长开始操刘旖莉的屁眼,范梦茹躺在刘旖莉的身下,屄对着神婆的屄,这样刘旖莉一会儿向前舔神婆的屄,一会儿向后舔范梦茹的屄。

  镇长插了一会儿刘旖莉的屁眼,拔出鸡巴来塞到范梦茹的嘴里,范梦茹就像小孩吸吮乳头一下地吸吮起来,然后再把鸡巴插进刘旖莉的屁眼。

  神婆拿了一根HFT—3号,插进了自己和范梦茹的屄里,按下遥控器的开关,随之传来的是两个女人的愉悦的呻吟。

  等到刘旖莉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刘旖莉莫了一下自己的屁眼,发现都是粘稠的精液,这才反应过来昨晚发生的事情,感觉自己应该是被下药了,但是买买还买敲定,现在又不能撕破脸皮,只好逆来顺受。

  刘旖莉转念一想,何不来个顺水推舟,跟镇长和神婆建立一条关系链,以后也许还会有商机,小镇虽然不是很有钱,可是却可以形成一个稳定的采购关系,她可以利用镇上居民的落后的思想以及镇长和神婆这对贪婪的夫妇来建立自己的基础。

  中午几个人一同吃了饭,镇长看刘旖莉和范梦茹没什幺反抗的神色,大加欣喜。

  酒桌上刘旖莉说道:「镇长,想上人家不必如此大动干戈嘛,您一句话就可以嘛。」

  镇长听到刘旖莉卖骚的声音,脸上奸诈狡猾的笑更加生动了,「你这小妮子的功夫还真不错,吸得好,操着也爽,我还得谢谢梦茹给我带来『财色双收』的福气呢。」说罢转过头去,对坐在旁边的范梦茹挤眉瞪眼。

  「哪里啊镇长,孝敬您是应该的,家里的外祖母和母亲还得承蒙您平时多照顾呢。」范梦茹也是满脸赔笑,平时在公司锻炼的那一套假情假意此刻发挥地淋漓尽致。

  「镇长,以后还得请您多多关照啊,来,我们俩敬您和您夫人一杯。」刘旖莉也趁热打铁,端起酒杯,四个人一起干了杯。

  几瓶酒下肚,四个人也就越说越开,不由得就聊到了这个镇上的组娘教相关的事。

  神婆喝了一口酒,缓缓说道:「今天咱们几个喝的高兴,我就详细地给你说说我们这个祖娘教的细节吧。」

  于是刘旖莉凑了过去,作出侧耳聆听的样子。

  神婆继续说道:「我们这个小镇有非常长的历史,一直以来多是基本不生男丁,于是从古代就传下来这样的一些习俗和说法,我们这个镇的女人都是祖娘神的儿女,是祖娘神的血脉一脉相承,所以都是女人。后来据说是因为我们本地盛产首发的这种矿石的一种辐射造成了我们只生女儿这种现象,就是这种矿石。」
  神婆指了指自己挂着的女人生殖器形状的玉石挂坠,就是镇上每个女人佩戴的那种,接着说:「所以我们镇上的女人都要敬拜祖娘神,为她献祭,方法就是舔女人的生殖器,因为我们是祖娘神一脉相承而来,所以每个女人都要通过舔别的女人的生殖器来表达自己对祖娘神的崇敬之心,所以在我们这里,家里的女人之间,朋友之间经常可以看到互相舔生殖器,这叫做」礼祭「意思就是对祖娘神的礼仪之献祭。」

  「那你们没有其他男人吗?」

  「除了他,镇长之外,镇上其余的12个成年男人,都是从山下带来的,他们从小就被带进镇上的一座神庙『凤种庙』,进行十年的修炼,成为传递祖娘神的拣选人,这样在他们成年后,就可以保证跟女人交配后只生出女儿,究其原因,应该是因为他们的神庙靠近我们镇出产的矿石,经常喝含有该矿物质的水,所以使得他们只能跟女人生出女儿来。神庙里的成年男性每个月要进行一次『施礼』,也就是要跟一些女人交配,在我们祖娘教的教义上,女人的逼是神圣的,平常不能被男人碰,只有在『施礼』的时候才能进行,每个月我们都会选出12个女人与这12个男人进行一对一的交配,以年轻人为主,当然也有些年长的女人,来到神庙接受『施礼』,也就是跟男人交配。为了保证能够怀孕,每个月我们的施礼时间都不同,这是为了迎合不同女人的受孕期不同,这样就能保证12个女人中有至少有10个能怀上祖娘神的女儿。」神婆喝了一口酒,继续说道:「祖娘教的教义规定,女人的生殖器是用来献祭给祖娘神的,所以不能擅自用于其他事情,比如不可以擅自用假鸡巴插屄来自慰,如果需要,可以来找我,我向祖娘神请命后,才能用被祖娘神赐福过的专用假鸡巴来插,而且只能在神庙的指定房间内,不可把祖娘神的物品带出神庙,所以这样的话在家如果有需要就只能靠别人的舌头来解决了。这次你们给我送货来了之后,我会进行一个仪式来让祖娘神赐福这些献祭用品,这样就能让她们用的心安理得,也能满足她们平时的需求,当然,也满足了我们的需求,呵呵呵呵……」说到这神婆不禁又捂住嘴笑了起来。

  「这样说来,难怪昨晚镇长要操我的屁眼呢,原来是这样啊。」刘旖莉恍然大悟。

  「是啊,像我们这些人,虽然不像那些镇上的人完全信封祖娘教,可是我们多少也是信奉一些的,毕竟是这幺多年遗留下来的,在我们每个人心里都会生根。何况我们家是祖娘神的地上代言人,要做出一些表率,接下俩给我说说我们日常的祭拜……」说到这里神婆又咳嗽了几句,好像是因为话说的有些多。
  范梦茹看到这,接过话来:「我替神婆解释一下吧,正常来说每天要有三次次常祭,每月一次中祭,每年一次大祭。常祭一般就是早中晚,方法是两个女人进行69舔逼约十分钟左右吧,要是有个人来了月经,就可以单方面的舔。时间一般都是在早起后,午饭后,和晚上睡前。因此一般的礼祭都是要两个人来进行的,所以我们这里的女人18岁以后要进行里类似外界『结婚』的一个仪式,我们叫做『配礼』,两个女人结为一对,来更好的敬拜祖娘神,本来我也应该是要配礼的,但是我在18岁的时候出去打拼了,后来跟镇上联系就越来越少,之后自己看到了外面的景象,加上今天神婆为我解释了我们镇上的秘密,我这才恍然大悟为什幺自己记不住爸爸的一切,因为自己可以说根本就没有爸爸。」

  范梦茹说完做沉思状。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夜蒅星宸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4-24更新.
    Processed in: 0.0156 second(s), 8 queries 1.71 mb Mem On.